前兩天有時間,就趕快去幫跟我去泰國的朋友安四面佛,到了朋友家,四面佛選好了位置,一切都就緒了,總算了了一個心事。

坐在他家的一樓車庫,看著對街,視野很好,希望四面佛坐好後,這個朋友就能平步青雲,一路平順,正想著時,他家對面的五府千歲來了,他家斜對面有一間廟,是五府千歲的廟,台南有很多五府千歲的廟,南鯤鯓是五府千歲的發源地,台南算是祂的「角頭」,五府千歲說:「妳幫我跟這個猴崽子說,他對我沒有誠意,我從小看他長大的,可是他都不來拜我,他的心裡根本沒有我,對我一點誠意都沒有。」

我馬上很「俗仔」的把話轉給我朋友,我朋友還傻楞楞的站著三七步,只差沒有抖腳,回我說:「對呀,五府千歲怎麼知道我對祂沒誠意,我對祂一點感覺都沒有。」

五府千歲又說:「所以他選里長我不會讓他選上,另一個選上了,因為另一個對我比較誠意,而且是我們廟的委員,所以另一個選上了。」

我朋友聽到這一點,馬上立正站好,問我:「老師,我現在要怎麼辦?要怎麼辦?要如何彌補?」

怕了吼~聽到這個怕了吼~

五府千歲說:「會驚丟後,跨拗敗勾嘎吼拎北裝肖仔,"XX娘"。」(翻譯:會怕就好,看以後還敢給我裝瘋賣傻。)

後面這幾句我就沒有翻譯出來了,因為"FU"不對,我老公不在,不然就請我老公翻譯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李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